赵孟頫:没见到他的字媚 却爱上他画的马肥

赵孟頫:没见到他的字媚 却爱上他画的马肥

   2017-07-06 11:35:00   浏览数:
分享到:


赵孟頫的《浴马图》赵孟頫的《浴马图》

  知道赵孟頫是因为他的字,知道他的字却是因为告诫,三十多年前,有人告诉我赵字不可学,因为其字间有媚态,据说媚态源于他的“侍元”。宋代皇室子弟做了元人的官,似乎名节有损,按理应该学八大山人,画一张翻白眼的鱼。我一直很警惕,警惕自己因为喜欢而跟着媚了。世事难料,许多年后我还是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赵字,从《胆巴碑》到《洛神赋》一路跟着,直到近年,喜欢上那种随兴书写的状态,移情别恋上王宠,雪松道人的字才告一段落。事实上,阅读与临写赵孟頫的字,并未让我增加半分媚惑之气,在赵字的影响下,我渐渐地明白了书法美学的根本,懂得了书法与写字之间的辩证。

  雪松老师不仅字好,他的画也很有味道,今天我们单说马,说说赵马的来龙去脉。赵马之前有韩马,唐人韩幹的马。韩幹的马据说是赵马的艺术线索之一,这个有《饮马图卷》为证,同时,在韩幹的《照夜白》与《神骏图》中我们可以轻松地找到赵马的视觉依据,临摹与创新似乎是中国绘画传承的依据所在。

韩幹的《神骏图》韩幹的《神骏图》

  将韩幹的《神骏图》与赵孟頫的《浴马图》作一横向比较,这二件作品是源自于同一题材——浴马,韩幹的神骏图讲述一个东晋高僧爱马的故事,画中的马踏浪而行,马上坐一披发童子,挽袖着内衫,手执棒状毛刷,似从水中洗马而归。杜甫曾点赞韩马云:“弟子韩干早入室,亦能画马穷殊相。干唯画肉不画骨,忍使骅骝气凋丧?”《神骏图》在视觉上用笔极为精练,所绘马匹体形精准,比例匀称,在结构处加入了些许的渲染,这样的处理赵画中也有,只是多了许多的马,而多出的马却与赵雪松所处的时代相关连。

《浴马图》局部《浴马图》局部

  关于时代我们稍后再说,这里我们只从技术层面分析,《浴马图》展示的是浴马休整的场景。雪松老师的马亦是画肉不见骨,依然加入了些许渲染,只是赵马更加肥的精神抖擞,斑斓毛色似乎也很踞傲。这样的勾勒与渲染甚至可以追溯至李公麟时代。在用色上,同样采用了石绿色来渲染山石,这类相同的敷色方法,也让二幅画有了共同的视觉气氛。二幅画唯一不同的地方是水的画法,韩幹的水在北宋似乎更多些,到元时便简化了许多。

胡人与马却是江南风光胡人与马却是江南风光

  现在我们说时代,赵孟頫虽为皇家子弟,却是离权力中心极远的子弟,书上说在宋时只是小官,改朝换代后,皇室子弟不仅沒被追究,反而被忽必烈尊为博学多才的汉人,应邀入京官拜兵部郎中,这一点很奇怪,前朝皇家后裔,名闻天下的文人,却被聘为军职。只能有一个认定,这个职位是军中的闲职,元人以闲职养闻人先例很多,有钱有闲的雪松老师在这个状态下写字画画似乎很安逸,当然他留下的作品也就比较多。《浴马图》的视觉也很时代,貌似江南河塘丘陵,被一帮人放马浴马,这个场景只有元代才会出现,蒙古人特别爱马,想想他们游牧民族的背景就不难理解。

宋韵传承 绘画/杨建勇宋韵传承 绘画/杨建勇

  纵观画史,赵孟頫的马画声卓著且广受珍视,因为这,致使后世画成的马都钤以赵雪松,钤完印的画通常都会加上伪款,以便信誓旦旦。据汉学家高居翰说赵孟頫这类作品传世很少,这个似乎很麻烦。好在传承有序,不至于会假,不然,真正是无话可说了。

  来源:午后南书房

注: 本站发表文章未标明来源“成功书画家网”文章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邮箱:1047780947@qq.com



2017 www.shj888.cn All Rights Reserved,陇ICP备170050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