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是书画家创造美的重要手段——从成功美术馆近期馆藏的几幅作品谈起

对比是书画家创造美的重要手段——从成功美术馆近期馆藏的几幅作品谈起

   2019-07-19 17:32:07   浏览数:


成功美术馆馆藏梁占岩先生画作《还似洞庭秋水色》   

    大凡艺术都会以对比的方式来呈现其美,当然中国的书画艺术也不例外。关于此,其实早在南朝谢赫的 “六法论”中就有说道,比如“气韵生动”、“经营位置”等。笔者认为,何为“韵”,节律是也;何为“位置”,高低是也!而无论是衍生出气韵的节律,还是画面布陈中的位置高低,无疑都离不开对比关系。当然书法也是如此来呈现其参差之美的。
    
    如何发现分析这种创造美的手段呢?
    一般情况下,我们品读书画家们的作品往往都会从其笔墨技法、作品布陈以及作品的气韵等等几个方面去考究的。
 
 
成功美术馆馆藏李桂泱画作《雪塬图》
 

    就以笔者近期在兰州成功美术馆欣赏到的几幅作品而言:梁占岩先生创作的《还似洞庭秋水色》,从构成画面人物形象的笔墨来看,笔墨恣意、充满张力,而又不失对比的韵律秩序。将画面放大、观察视角集中,投置于画面舟船中左下方盘膝而坐抚琴老者,其线条本身就充满了枯润、疾徐、粗细的变化对比,并以此来塑造人物的脸部、衣饰、动作等不同的细节,显得十分贴切且又彰显了笔墨对比构成中的音韵美感和生动气韵。人物身上恬淡雅逸的隐逸高士性格,跃然纸上深入观者心灵。而左侧轻摇蒲扇的女子与抚琴老者形成鲜明对比,尤其体现在人物衣饰的笔墨上格外醒目。画家以水为媒,赭石、墨色为质层层叠累渲染,不仅在平面中画出了人物的体积感,更以其与右边老者形成了线与面、虚与实、阴与阳的强烈对比。
 

成功美术馆馆藏李桂泱画作《古流厚土》


    而整幅作品,在画面布陈上所体现出的对比,也是可圈可点的。譬如作品整体上,以人物活动为主体的表现,与水墨渲染而成烟云朦胧的远山对撞出画面冲突。同时在大块面留白的调和下,既有充盈与虚无的对比,又形成泛舟洞庭秋水一色的统一协调。再如以淡墨为用、迅疾笔力做形画出的疏密芦荡,与构成舟舸的枯笔点皴形成对比,枯润之间既为画面增添生趣,又反映了自然四时荣枯的变化。以上所见,无一不是画家以对比的手段为我们创造的艺术美感。
 

 

成功美术馆馆藏李桂泱画作《暮霭》


    在成功美术馆这样的作品,还包括山水画家李桂泱先生的《雪塬图》《暮霭》《古流厚土》等。我们可以在李先生的这些作品中领略到线的长短、疏密组合对比,产生的笔墨节奏与山水的旷野厚重之美,这种与黄土高原的沟壑塄坎、梁峁塬野的地貌、性格极为相符的线墨勾画,充分展示了中国画点、线、面伸缩纵横,自由灵动的意韵和生命活力。密集处,点的攒簇、线的排布、面的延伸映衬,交织凝结构成大地厚实、黄土的广博;疏朗处,长短线条嵯峨、意韵遥接,架构出画面中一个个骨气形似的自然与人文物象。这也正是画家在传统山水皴擦、点染基础上,以对比的美学构成思想融合创新而来的“锤头皴”所展现出来的魅力。这种由线墨、画面中物象主次、虚实布陈形成的对比差异创造的美,在于《雪塬图》是积雪覆盖黄土高原沟壑的苍莽,《暮霭》中则是落日余晖中黄土大地飘渺遥远,《古流厚土》又是奔腾的黄河流过黄土高原带来的郁郁生机。
 

向中林画作《远山秋雨》


    笔者在成功美术馆欣赏到这些作品中,以鲜明的对比勾画其艺术审美的还包括画家向中林先生。在他的《长江春》《远山秋雨》《峡江飞流》等作品中,我们品味到又是大块面的笔墨组合对比,大面积的光影与色彩的冷暖对比,及山水之间巍峨雄峻刚毅与奔流湍急柔韧的对比造成的画面势动之美。《长江春》中,棱角分明的山石由近及远、由下及上,色调上呈现由晦暗的墨色、湛蓝到浅绿,再到橙红的色块分布,这种画面渐变的色彩对比在充分汲取中西绘画的优长中,将曙光乍现时,天地、自然的变化表现的淋漓尽致。这也在画面的空间、气韵上,与杜甫诗句“乾坤万里眼,时序百年心”所倡导中国艺术的空间构成思想遥相辉映。《远山秋雨》一作,画面以山石硬朗的质感与水墨晕染而成的雾霭的鲜明对比,彰显蜀中雨景的绮丽之色。《峡江飞流》中令人震撼的则是,自然山水之大与将舟船的小的对比,呈现出的峡江魅力。
 

成功美术光馆藏邹德忠书作


    在以对比创造的艺术美感上,书法也不列外。比如成功美术馆馆藏的这幅著名书法家邹德忠先生创作《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书家就以顿挫的线写创造了节律之美。行笔的快慢、疾徐,这种在书写上呈现的如音韵般的节奏就是如此对比的形象体现;还有如“纳”中字体的收放开合、奇正呼应也不无体现书法结字中对比的构成秩序;而整幅作品,行笔的粗细、轻重、参差,布陈上节奏变化和收放自如亦是如此。
 


成功美术光馆藏向中林山水画 《长江春》

    大画家董其昌说:“远山一起一伏则有势,疏林或高或下则有情,此画之决也。”书画家以音韵的笔墨状气。而书画的音韵,则以其本质构成基本因子的对比,来彰显其高低、长短、快慢等等的音乐情趣。中国现代美学大家宗白华先生也认为,一个充满音乐情趣的宇宙是中国画家、诗人的艺术境界。
 


成功美术光馆藏莫晓松作品  《天籁之象》

    由此,笔者再向大家介绍一幅题为《天籁之象》的花鸟画家莫晓松先生的画作(也是成功美术馆馆藏作品)。画中天空中乌云密布层层叠叠,雷雨之象映入眼帘。而画面中一只灰鹬萧然独立,其身上的萧寒寂寥之感与自然的雷鸣电闪形成鲜明对比,画面将寻常可见水鸟这样一个自然物象之渺小,置身于天地浩瀚之大中,仿佛一逍遥世外的隐士独立于纷乱红尘中,又如一茕茕孑然的寒士置身于天地伟岸的壮阔之中,大有“静故了群动,空故纳万境”(苏轼诗句)的浩渺玄远意境。这幅作品画家题跋以“天籁之象”,显然是以画面位置布陈所呈现强烈视觉以及情感的对比,在其精心营构中彰显的中国艺术的画面气韵和情趣。
 
 

成功美术光馆藏向中林先生画作《峡江飞流》 

    《易经》中说:“一阴一阳谓之道”,这也恰如中国书画艺术中的艺术家对“对比”画面矛盾的调和,虚实、明暗的流动而成差异组合也即是中国书画艺术的“道”。通过对成功美术馆这些作品的赏析,从其作品构成的基本元素分析,我想不难明白“对比”是艺术创作中构成美的重要手段,更是艺术家们创作所需遵循的重要客观规律。“孤阴不生,孤阳不长,交通成和,万物化生”(《易经·地天泰卦解》)罢了!(文\成功美术馆书画评论员 冯宜玉)
 

成功美术馆馆藏李桂泱画作《暮霭》

注: 本站发表文章未标明来源“成功书画家网”文章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邮箱:1047780947@qq.com



陇ICP备17005074号陇网文(2016)6819-012号

2018 www.shj888.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