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写高原之春 礼赞生灵之美——再谈白墨先生的高原山水

笔写高原之春 礼赞生灵之美——再谈白墨先生的高原山水

   2018-03-13 17:40:56   浏览数:


白墨作品《春夜雨后》   

   当火车在可可西里的苍茫荒野之上奔驰时,满眼都是望不到边的旷野、戈壁、雪山,如果你足够幸运的话,远远的还能望见高原生灵的身影。这一瞬间,笔者对白墨先生所创作的西部高原山水画作及其精神内质,也就有了正真的理解。

    在中华民族漫长的文明史中,我们也唯有从王昌龄“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高适“青海只今将饮马,黄河不用更防秋”,这些边塞诗歌寥寥无几的词句中看到青藏高原神秘的身影。因此,中国山水画的发展历程中,在近现代之前的西部山水还是一块尚未开垦的处女地。随着上世纪以来,关山月、傅抱石等大师们对西部山水的关注,也逐渐成为当下广为关注山水题材。白墨先生无疑是当代画家中对这一类山水题材开掘创作的佼佼者,他的画面所呈现的西部高原山水,纵横捭阖、气度非凡,将青藏高原旷凉大气、厚重沧桑的山水,以及恣意奔跑、顽强祥和的生灵,用大对比、大反差的画面图式呈现给观者,展现了画家对高原山水、生灵内质精神的赞美。 

    白墨先生幼承家学、颇喜画事,在西安美院求学期间刻苦钻研、扎实实践,同时又得石鲁、刘文西等前辈大师指导,为其国画笔墨奠定了其坚实的基础。调任西宁工作之后,青藏高原山水风物的旷凉、雄壮、沧桑、圣洁、神秘对他的艺术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自此藏区的风土人情、高原的苍凉、辽阔的山水景象,成为其主要创作对象,精灵般的藏羚羊、温顺吉祥的牦牛、勤劳淳朴的藏胞成为他歌颂的大美。就以此次,兰州成功美术馆、甘肃成功书画艺术研究院组织的“沐盛世春风 赏时代丹青­——戊戌成功美术馆馆藏作品春季线上联展”中的作品而言,《高原之夜》《春之恋》中的藏羚羊,在冰凉、神秘的黑夜之中如同精灵一般,与山峦、雪峰融为一体,夜幕之下的高原之景呈现在观者面前,带来无限想象;《春牧》更是以在旷凉的雪峰、连绵不断的群山中与风雪为伴、顽强生长的生灵为主题,恢弘而又曼妙的画面营构出一曲高原生命的赞歌。

    品读白墨先生的山水画作,常常可见连绵雪峰、大片原野之大与藏羚羊、牦牛等动物之小的画面图式大对比,在追求高原恢弘山水与生命呼唤的大比例反差中,赞颂自然的神奇与雄伟,反衬生命的伟大与坚强。这样的画面构成也正好展现了,画家白墨对中国山水画传统审美的深入理解与研究,其呈现的正是虚与实、大与小、有与无、宇宙与微尘之间式的对比审美。如成功美术馆馆藏画作《春到高原》《春夜雨后》等,其中与苍穹相接的连绵山峦和归牧者、牦牛的大对比关系,其所呈现也正如柳宗元诗歌“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中描绘的意境,其所追求者非画面之大,而乃画面之小也。

    白墨先生的高原山水画作,其所涉种种物象,其构图之大对比,正如宗白华先生所言“向外发现了自然,向内发现了自己的深情”。因此这样的“前无古人”的山水,在向外白墨先生为我们呈现了前人从未呈现过的高原旷野苍凉、萧寒、旷达、雄壮、辽阔之美,反映了高原生灵顽强的生命力;在向内白墨先生将其对宇宙自然的感悟,对高原故土的眷恋以及对生命渊源的考问,融进其画面中呈现了属于画家个性的全新山水画精神内质。(文/成功书画家网主编 甘肃成功书画艺术研究院评论员 冯宜玉)

    画家简历:白墨,1947年出生于陕西,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曾在中学、大学任教。93年调西宁后,历任画院任西宁画院常务副院长、院长,青海国画院院长,省美协副主席、名誉主席、艺术顾问等,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青海、福建两省高职评委,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2000年作为重点高级人才引进厦门。多次在国内外大展获奖,并为国内外学术机构收藏,有千余幅作品及五十余篇专业论文发表于国内外报刊。

白墨先生作品赏析:
 




白墨先生作品《春之恋》
 


白墨先生作品《春到高原》
 
白墨先生作品《春之恋》



白墨先生作品《春山如意图》



白墨先生作品《春牧》

注: 本站发表文章未标明来源“成功书画家网”文章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邮箱:1047780947@qq.com

热门文章



陇ICP备17005074号陇网文(2016)6819-012号

2018 www.shj888.cn All Rights Reserved.